sadie

头像是偶老婆画滴🌹

【Tadmab】Hughug!

 *主Tadmab,微billdip

 *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所以说我不好好画画写什么文【欲哭无泪脸

       划破空间的纤长苍白的手指突现,轻易在空气中撕裂出呈方形的缺口来。缓慢移动的深紫色圆顶礼帽悬浮半空,下方几厘米处是紫发的男子从黑洞般的豁口中探出的脑袋。修剪整齐的碎发遮隐住他的双眼,但从紧抿的薄唇轻易可见,此刻的他,并不愉快。而后他的目光凝滞在肆意躺在沙发上的金毛身上,嘴角抽搐——这是令他倍感烦恼的源头,Bill·不让人省心·多大恶魔了还乱跑·熊弟弟·Cipher。

       Bill此前正俯趴在神秘小屋窄小的沙发上捣鼓着那塞着塑料恐龙的榨汁机。他搞不明白shooting star哪来这么大的毅力可以面不改色喝下这裹挟异物的酱色汁液,毕竟照她亲爱的叔公的话来说,“简直就像恶梦和那谁的孩子”,huh……人类果然还是难以理解。

       突然间,Bill感到两道目光利刃一般从自己后上方投射过来,似乎要直直搅入内脏的错觉让他头皮阵阵发麻。不用回头确认就知道,他那无趣的兄长——Tad已经找到他了。这可有些不妙,Bill挑了挑眉,决定采取些行动。人类有句话是怎么说来着,对,先下手为强。

       Bill大大咧咧地翻过身,老旧的木质框架由于承重的夸张动作而发出不堪的惨叫。Bill正面着半空中那紫发男子,缓缓将修长匀称的双腿交叠在一起,他右手支撑着脸颊裂开了一个宽宽的笑容,左手则摇晃着榨汁机让里面的塑料玩具叮当作响,“Morning——!Taddy  bear!就算是你这样冷淡的人也有心来神秘小屋,不如我们一起??”

       Tad呆愣住了,他本以为Bill会乖乖认错然后老老实实跟他回家,事实证明,自己真是太天真了。

       片刻沉默后他最终从虚空中抽出身,“Bill!你到底想干什么!”同时顺手抓起随身雨伞毫不留情地戳向了Bill欠揍的笑脸。

       戳死算了。Tad恶狠狠的想着。

       “Oh——come on!Taddy bear,我知道你想见shooting star,就像我——”Bill轻松用两指抵住伞尖将其推回,嗯,力度不大,还有商量的余地嘛。

       放下心来的Bill越发随性,一个响指召出了自己心爱的手杖绕着手指转起了圈:“——well,就像我对pine——”

       “Bill?”一声由女孩子发出的底气不足的询问,震颤的嗓音满溢着遮盖不住的恐惧与慌乱。尽管发声微弱,但这意料之外的状况还是成功打断了两个恶魔并让Bill手滑把拐杖甩到Tad头上。

       Bill噤声。Fuck,现在完了。面对着脸色青的能赶上窗外草地的Tad,Bill几乎预见到自己的悲惨结局了。

       出乎意料的是,低垂着头的Tad紧抿下唇,尽管俊秀的容颜因愠怒而扭曲,却始终没吐露一个脏字。Bill能察觉那自单薄紫发遮掩的双眸中发出的,本应尖锐的目光在绕过了自己之后倏忽柔和下来,滞留在前方。这不对啊,Bill暗暗思忖。顺着Tad的目光,他抬眼看了看那个打断了自己的女孩。啧,Shooting Star。得了吧Tad,你这该死的萝莉控。Bill咋舌。

       少女的视线与Bill的毫无遮拦目光碰撞,刹时苍白了脸色,她那小小的胸腔因其中尚未发育完全的心脏的非常速碰撞而大起大伏。但她故作镇定地向前迈了一大步紧盯着金发的恶魔,摆出一副英勇就义毫不退却的样子。可瞳中的惊慌却再也掩饰不住,Mabel手忙脚乱一阵不知从哪掏出爪钩对准了金发的恶魔,明明整具瘦小的身躯几乎蜷缩进毛衣里了,却还故作凶恶地瞪着Bill叫喊着:“Bill!你这等边三角形恶魔别想再对我的家人做什么坏事!”

       ……尴尬死了。

      “Mabel?”紫发恶魔微微向前一步,放柔了嗓音呼唤着那可怜可爱的女孩儿。Mabel望向他,顿住了。

      正当Bill怀疑 Shooting Star是不是被吓傻了的时候,他看见一团粉色的毛球风一般撞进了Tad的怀抱,嘶,似乎还伴随着“咔嚓”一声肋骨断裂的声音。

       少女个头不高,努力踮起脚尖也才抱住Tad的腰身。她贴在Tad身前抬着头,红着眼眶嘟起了嘴索求起了拥抱和安慰。

       可爱极了。Tad如实想到。觉察到自己一瞬间的失神,他微微红了脸。

       “Hug hug——!”遵循着她的意愿,Tad向女孩俯下了身,轻抵着女孩的额头呢喃,情绪与温度伴随皮肤相接的柔软触感传递:“既然我的小公主想要一个拥抱,我有什么理由不给呢。”语气间充斥着是自己也未发觉的深深宠溺。

       看着搂搂抱抱在一起的两个人,Bill觉得自己像是个高倍率灯泡,对,还是三角形那种。这里简直就是修罗场!他在心中不满地咒骂着,于是忿忿划开空间,扭身离开了。

 

 

 

 

       妈的萝莉控。Bill如是说道。

————————————————————————————————

       “Pine tree!Hug hug——!”来自Bill·一脸阳光明媚·讨拥抱·Cipher。

       “What the……Bill!你这玉米片又发什么神经!别过来啊啊啊啊!!”来自Dipper·被追着要拥抱·女孩尖叫·破音·Pines。

       当然最终还是以Bill一脸兴高采烈抱住一脸不情不愿的Dipper告终。

    

       啊,今天也是美好的一天。

评论(2)

热度(36)

©sadie | Powered by LOFTER